Oceanus

武运昌隆。

《古董局中局4》的一些整理和吐槽

这几天新收了一个kindle,结果原本在手机上的标记居然没法同步……害得我重新标注了一遍……TAT

*超长内容超多。

*有剧透。

*夹带大量私货,不正经。腐向的我放在最后了请注意避雷。

 

 -许愿

·和传说中一样冲动(……

·在4中的形象是这样的:戴着一副厚底近视眼镜,头上故意剃成地中海式秃顶,用一顶褐色画家扁帽盖住,嘴边还拿炭笔画了几撇胡子。看上去有点老成。(“原来你还研究古玩啊,怪不得面相看着有点老成。”这姑娘可真不会聊天……我呵呵一笑,避而不谈。)

所以你就不好奇一下小药是怎么做到一眼就认出你的吗……我觉得他内心肯定是崩溃的……“我们家许愿怎么把自己整成这德行了!”

·以前当过化学课代表。(“我从前当过化学课代表,虽然后来转行做古玩,但一些安全常识还是知道的。”)

 

-药不然

·本书初登场造型!→“药不然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穿件纯白的运动T恤,一只手插在牛仔裤里,另外一只手还保持着手刀的姿势。”

……好时髦啊小药!!(捧心

·妖孽。许愿批。(“这故事我听得津津有味,药不然在初中就已经这么妖孽了啊。”)

·非常重视亲情。

·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

·最讨厌别人议论自己家的事。是逆鳞。

·和他哥一样碎嘴子。


-药不是

·貌和药不然有八成相似,但气质却截然不同。(“而眼前这人面色木然,眉间有三道淡淡的川字皱纹,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

·标准普通话,没有京腔。(“他对我说道,很标准的普通话,一点京腔痕迹都没有。”)

·个子高,比许愿高,并且还高挺多的。(“药不是个子高,被我把领带往下那么一拽,整个人朝前弯下腰。”)

·戴金丝眼镜。

·和他弟一样碎嘴子。

 

-戴海燕

·超·直球·海燕!(戴海燕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既然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不说出来?”“呃……我是觉得那家伙有点不开窍,未必能有回应你的心意啊。”“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不愧是全书智商最高的女性,直球的海燕姐简直太帅了……某人学着点啊不要别扭了(x


-柳成绦

·白发白眉毛,因为白化病的关系整个人都很苍白。


-尹银匠

·铺子很低调。(“尹银匠没有铺子,连招牌也没有,就是在自家当街门口放了一个木制工作台,用几片玻璃罩住。前头插着一个竹架,上头挑着许多造型各异的小银饰,非常低调,若不是有莫许愿提醒,我可能从他面前走过都不会有觉察。”)

 

-药慎行

·重情义,守诺言。(“这位药慎行,真是一位重情义守言诺的君子。为了赎罪,甘愿舍弃五脉。为了一个誓言,甘心隐居至此。”)

·私德非常好。

·东陵一案是利欲熏心。事后愧疚极深,甚至自此隐居。

·1931年离开绍兴,北上开启五罐。

·他带在身边的海底针是许一城给的。在出海前送回了绍兴,得以保全。

摸着良心说,这一本的老药比第三本可爱多了……简直不像是同一个人……

 

 

-一些萌点

·“皇军不抢粮……哎,错了,大妈,高兴在吗?”我舌头差点打了个闪。跟药不是这种人待久了,我都快憋成药不然了。

简直被萌坏了!我们许愿同志年龄写作三十读作十八!这家伙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内心住着欢脱青少年吗【爆炸

 

·这儿的医生,比许家的人还固执。我只得悻悻留在病房,安心养伤。

不要拿这种事做比较好吗喂hhhhhhhhhh说好的家族荣誉呢!!


·方震慢条斯理道:“也有别的办法。到了夜里,我们乘救生艇摸过去,把船上的人都给端了。”他的语气里杀气满满。饶是我满怀敌意,也被这个建议给吓着了。我们是考古船,又不是海盗,用不着做到这地步吧。我赶紧摆了摆手,然后周围的人一阵哄笑。我才发现,方震并不是认真的。这家伙开起玩笑来,也是一本正经。

方震大大如果讲笑话,效果一定很惊悚……对了书里明明还有说过如果平安回去会交待和刘老爷子的往事的,亲王倒是吐出来啊!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爷爷在监狱里不肯辩白,甚至不对五脉作解释,甘愿以汉奸名义一死。一旦他公开抗辩,自身固然清白,可日本人也会知道真相,会祸及到药慎行和福公号的护宝计划。

我看到这里迷之感动……真的……如果这里的情节写出来,又可以是个惊心动魄的故事。爷爷那辈的人真的都是纯爷们真汉子……哇(伤心地哭出声

 

 *腐向警报*

简直太多了……比前面加起来还多……好像截多了……吐槽巨多,嫌烦可以揍我。

·“难道你也不想搞清楚,我弟弟为何出卖你?”药不是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我迈出门的动作僵住了,像被一根绳子牵住了脚脖子。药不然现在是我心中最大的一根刺、一个谜。如果说老朝奉是我要了结的仇恨,那药不然就是我急需解开的心结。他确实背叛过我,但也救过我。那家伙玩世不恭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心思,我从来没搞明白过。

其实我觉得许愿对于药不然的怨念,多是一种“你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能说明白”的恼火……一种对于被背叛的理由的执念和耿耿于怀……其本质简直跟他的某个同行追寻神秘蓝色连帽衫男子的执念一样一样……

 

 ·药不然是话太多,方震是话太少,我身边的朋友,还真是一个正常的都没有。一想到“朋友”这个词,我的心情忽地沉重起来。药不然现在到底算不算我的朋友?他是个背叛者,手里几条人命,不可原谅,但在九龙城寨时他却对我舍命相救。本来我已说动他去自首,可他后来又被老朝奉带走,行踪不明。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么执著于寻找老朝奉,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药不然的关系。

别不知道了,就是很有关系。你看他没戏份的时候你惦记他的频率有多高。

 

 ·我停下脚步:“呃……有点不一样。咱们是合作者,他是哥们儿……至少在背叛前是。”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们玩心交心是吧?

我总觉得许愿每次都是先想到小药是朋友/哥们/不说清楚话的混蛋,虽然有各种定语,比如背叛的、关系复杂的……等等,但他从来没有把他真正当成一个不共戴天的仇敌。

(说个题外话。个人认为,洗白最早的端倪,是药来临死前对许愿的那句“救救小药”。看到那句话我就觉得很安定,八成可以洗白啦。)

 

·“可老朝奉却能让他死心塌地,甘于背叛一切去追随。”药不是把眼镜拿下来擦了擦:“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找你合作的原因。除去老朝奉,你是我见过第一个能和我弟弟以哥们儿相交的人。”

哥哥盖章的哥们儿。嗯。

 

 ·药不然的背叛,是我心中的一根刺,也是一个谜。它毫无征兆,也毫无逻辑,就像是一辆失控的大卡车,把我重重地撞离既定的轨道。

其实你们第一部也没有认识多久啊,怎么就影响这么大……原谅我不得不多想……

而且这个语言描述简直太……了。

 

 ·我们两个对视片刻,谁都没说话,因为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沉默了足足有两分钟,最后还是药不然先绷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别这么一脸苦大仇深,哥们儿见面,分外眼红啊。”我哼了一下,却依然没吭声。我该怎么反应?是扑上去打生打死,还是问问他九龙城寨里的伤好了没有?这家伙是我的兄弟,也是我的敌手,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仇人。如果有可能,我最不想面对的,就是这个混蛋。药不然抬起右手:“你别多心,这次哥们儿真不是追着你来的。我是听说郑老师匆匆出门神色不对,不放心,跟过来看看。没想到能在这儿看见你——许愿,你最近好吗?”

许愿,你最近好吗?

许愿,你最近好吗?
许愿,你最近好吗?

……

无限回响……我无声爆炸……脑内一秒浮现八点档电视剧……你其实就是想问他好不好对吧!!许愿这个内心戏也是到位得很!


·以药不然的身手,我实在没有反击或躲避的必要。我索性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可攻击却没出现,那股杀气却一下子消失了。药不然往后退了几步,双手一摊,愤愤道:“你这是耍赖!”

萌坏了,不要救我。感觉这个闭眼睛安安静静等着被揍的许愿太美味了,我控制不住自己(被小药打死

 

 ·他的语气满不在乎,似乎像是回答。我被他这种态度激怒了。这个混蛋明明都已经背叛了,却始终不肯明白地说出他背叛的理由。我不知道他到底坚持些什么、有什么苦衷,我现在只想好好揍他一顿。

太戳萌点了!嗯,语言太苍白,拳头才是纯爷们交流的方式。

 

 ·我站在庙前,心中五味杂陈。这次突如其来的见面,就这么突然结束了。它非但没解答我心中疑惑,反而涌现出更多谜团。我抬起头,纵然塘神在此,恐怕也无从分辨是非曲直吧。

其实是许愿内心的是非观动摇了……吧。因为小药?

 

 ·可惜啊,如今我非但不能搅局,反而自身难保,直接被人家堵在了屋子里。柳成绦暂时还不知道我的身份,等带回去一查,很快就会知道我是白字门的许愿。两份大功劳,都被他一人独得,药不然这是赔了……哎,不对,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赔了夫人又折兵好像也没错……(x

 

·药不然重新坐回去,眼神里闪动着戏谑的光芒。似乎我的错愕让他挺开心,就像是一个损友的恶作剧。

我几乎觉得小药是不欺负许愿不开心斯基……

 

 ·我的计划里,本来没有药不然的位置。我一直在犹豫,对他这个变数该怎么用,要不要和盘托出求他配合。这个混蛋,总在最尴尬的时候出现。我们隔着栅栏四目相对,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每次出场,都要来个四目相对……

 

 ·“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亲自把你送进监狱去……”我低声恨恨道。“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英特纳雄耐尔还一定会实现呢。”药不然像哄小孩子一样。

可爱死啦!!!!

 

 ·我看向药不然,他一本正经地左右调停着。我的计划虽然没跟他提过,这小子倒是颇有默契,完全按照我的节奏在使劲。

我有罪,我污,我面壁,我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内心浮现的画面不太对……

 

 ·我听到这段对话,心里踏实了不少。药不然果然没死,不愧是祸害活千年啊。看来刚才打晕护卫的人,也是他。不过很奇怪,以他的个性,救了我肯定得嘚瑟几句,怎么会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呢?

看我·你在·期待·什么?(唱出声

 

·听到这个回答,我真是一阵失落,又一阵庆幸。失落的是,这家伙果然又一次逃脱了法律制裁;庆幸的是,终究还是得让我亲手把他逮住。

宿命的爱恨纠葛呗。

 

·药不是听到这名字,嘿然冷笑:“他不想说,谁也别想改变。我这个弟弟,是铁了心跟着老朝奉了。”“呃……这个也不尽然。在杭州塘王庙,他跟我的碰面就没跟老朝奉提。在细柳营,他也帮了不少忙。我总觉得,药不然似乎不完全和老朝奉是一伙。”“那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最后细柳营覆没,难道最大的获利者不是他?”药不是的话让我无言以对。他语气生硬,“我劝你放弃幻想,认真对待,对敌人不要手软。”我没法反驳他的话,只得微微叹息一声。

所以我觉得许愿一直打心眼里觉得,或者说希望,小药不是坏人……TAT

 

·我忍不住回想起当初跟药不然去天津的情景,同样是坐火车,他弟弟可比他有意思多了。药不是突然又把视线移过来:“你是不是在想,跟药不然同车有意思多了?”这家伙……难道有透视眼不成?我赶紧低下头,像是一个在课堂上偷看小人书被老师抓到的小学生。药不是眯着眼睛盯了我一阵,换了一个坐姿,意味深长地说:“我给你讲个药不然的故事吧。”

 

·这回连其他人也都看出端倪来了,沈云琛乐呵呵地跟我说,这回药家总算有后了。嘿,这才哪儿到哪儿啊,老太太未免也太心急了。

细思恐极,老太太您怎么就确定小药不会有后啊……而且这句话还是对许愿说的……脑补一下小药向老朝奉坦白(?)的台词……“我有喜欢的人,对您认识,就是许愿。”(老朝奉:???)

其实反驳的理由也是有的,说不定这个时候五脉已经把小药开革出门不算药家人了呢……

 

·药不然见我没反应,知道我还心存怀疑,居然递了把潜水刀过来。刀柄朝我,刀头倒转。意思是:“你要是信不过我,就一刀捅死我,哥们儿保证不还手。”这是我脑补的台词,可药不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海底这段随便截哪儿都超级带感,大家自行感受吧^q^

 

 ·我心里涌现起一种怨愤,你小子每次见面,从来神神秘秘不肯说明白。现在到了水下,口不能言,你反倒要交代起事情来,你可真会挑时候啊!我狠狠捣过去一拳,砸中他的肩窝,让他在水中倒退了几步。水里动作慢,药不然完全可以躲过去,可他没躲,生生挨了我一拳,倒退了几米,直到背靠福公号才止住退势。药不然也不生气,又游了回来,手里举起一件小巧的东西,讨好地递过来。

 

 ·我跟药不然之间的关系实在复杂,但此时我决定赌一把。若是药不是在场,肯定又要批评我冲动行事,不过这世界上有些事情,就和古玩的气质一样,用理性很难去解释。药不然挺高兴,还不忘摆了个“V”字手势。

 

·药不然停下脚步,回首冷冷道:“我还有话要问他,他暂时不能死。”

大概是担心小白动手动脚的,是真的有保护的意思的吧?

 

 ·“药不然待你和别人不同。在你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觉得是同一类人。”药不是道。我苦笑一声,想到他在九龙城寨时的临时之言。那时候我可不知道,他的话中,隐藏着如此之深的情感。

莫名想到金庸先生的,“那时我还不知道”……

 

·可他终究还是塞给了我一件柴瓷,这是歉意,是致敬,是舍不得,还是想对我说什么话?我把视线从星空转向船尾的漆黑大海,心中忽然有一阵说不出的感觉,不是悲伤,也不是愤怒,而是一种窒涩,仿佛所有的情绪都被堵塞着,让人呼吸不得,极其难受。我们在海上一直没有机会直接对话,以后也再没机会了。我们最后一面,就是他扑在尸骸上痛哭流涕。

给这段情绪描写点个赞,真的能让读者都感到透纸面的难过。我觉得这个感受比直接写悲痛欲绝嚎啕大哭更加难过……


·我把上半身探出栏杆,朝身后的海面望去。传说在海上去世的人,魂灵会一直追寻着船走,希望能够回归到陆地上来。如果这个迷信是真的,他现在应该能看到我吧,哪怕一眼也好。

如果小药真的回不来了,大概会是许愿一生中的一个心结吧……第一遍看到这里以为BE了差点哭了……



整理比想象的还要长,比较粗糙,欢迎讨论。


碎碎念:这个学期的schedule蛮累的,感觉我要成为一条咸鱼了……努力挤时间戳自己的萌点我也是拼了……药许这么好吃大家不来看一眼吗!


评论(16)
热度(80)
  1. 冻宸酱Oceanus 转载了此文字
    药许真的很好吃,人设太萌!

© Oceanus | Powered by LOFTER